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aoping看世界

人生路上,我走着、唱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峨冠博带的滑稽班头  

2011-06-09 20:48:31|  分类: 冷眼看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刘洪波《峨冠博带的滑稽班头》

  故宫发布了一个声明,对锦旗错字向公众致歉。
  声明是组织机构对重大事件、重要问题表明态度或主张的公文。连致歉都用“声明”,可见故宫是一个严肃的单位,也表明致歉的郑重。
  但我仍然不能用严肃郑重的态度表达对故宫近期表现的观感。失窃之事,显示故宫安保与临时起意的小偷棋逢对手,而且略处下风。锦旗错字,显示故宫连运用汉字都出口白讹,国家级文化单位,文化如此。说是管理问题,可以,但显得轻飘;博物事业的头牌花旦,武不能与小偷斗法,文不足写锦旗致谢,岂非堂皇事业象征性的污点?


  送锦旗的事情,现在说是安保部门所为。安保部门,“捍卫”写成“撼卫”,非其本行,似可理解;但安保部门搞安保是本行,却也只能让小偷得手,去给警察送锦旗。
  本行不本行的,其实没有区别。例如安保部门也能在非本行说“撼山易,撼解放军难”;例如写字写正确,这是故宫作为一个文化单位的本行,安保部门写错了以后还强词夺理,也没见有哪个故宫的本行人士出来说错了。直到几乎全国识字者都来声讨,才来个官式致歉,难道字写错没有,在故宫都要集体研究、组织决定?
  故宫安保被小偷一击而破,道歉还是很快的;写了错字,道歉就不爽快了。大概,失窃是硬伤,而且被偷的还不是故宫所有的物品,没个躲处;字错了没有,却可以胡搅的,相关负责人(是前往送锦旗的副院长吗)说写“捍”成“撼”,就“显得厚重”。字倒是重了,笔划多,意思上也很有力,人却比写错字更加轻起来。错字是水平问题,搅和是人格问题。


  故宫这个牌头确实是很厉害的。例如安保,可令大盗却步,不期而失于小偷。例如写错字,可令人踌躇自疑,考求再四,我认识的一个人就说,刚看到还以为那是不是古文字的用法。再例如紧接着写错字而议论风起的建福宫变私人会所,吸引的人士据报都是“顶级”。国家级名器,真是声威煌煌。
  建福宫的事情,与安保失守、锦旗错字一样,属于重阵失守。这个民间捐资重建的宫殿,传言成了私人会所,故宫如锦旗故事,绝口否定。现在,证据正不断发掘,入会协议书、会所首开时出席者在微博上的自贴照片,都已曝光。看来,故宫之道歉还在郑重研究之中,要给人转变的时间嘛,呵呵。锦旗的道歉,就是这样。
  果然,研究到5月16日下午,故宫又发布了消息。这回不是“声明”,而是“说明”,说的情况是 “建福宫花园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”,而受委托管理接待服务的企业擅作主张,扩大服务,现已停止。
  故宫重申“不存在也不可能成为全球顶级富豪私人会所”,是什么意思呢?是不存在变身私人会所,还是私人会所尚非“全球顶级”?反正实际的情况是下属企业“擅作主张”以后,建福宫里的会所已经开业了。这事情当然非得是“擅作主张”不可,责任不能由故宫来负嘛,就像失窃和错字的责任,都要由安保部门来负一样,那也是“擅作主张”,故宫还是故宫。


  故宫博物院,文化瑰宝也,旅游胜地也,现在正在变成喜剧工厂。一个有着中国顶级文化牌号的喜剧工厂,如同一个峨冠博带的滑稽班头。这曲喜剧,总的来说就是,不出状况,有仪同三司的体统;出了状况,不止是还原肉身,还就地打滚、闹到扎心,先是百般抵赖,躲不过就怪下属部门“擅作主张”,就像蜥蜴急了就断尾而去。
  故宫就是一个头牌单位,文化的原点和路标。峨冠博带者,只是滑稽班头,——这个社会意象由故宫提供,但也不止适用于故宫和它所在的领域。

   何时我们其他头面之地也失失窃,好让我们再过一把看那戏子在台上抓耳挠腮,忘词丢衣,
却仍不知面红耳赤的可笑可悲之相。由此看来,也许失窃还是一件好事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-5-16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